维护简单

全自动无人值守运行

售后保障

源头厂家,保质保量

使用年限

高出平均寿命20%

全国咨询热线

18168329332

格栅除污机-机械格栅配件-叠螺机-宜兴文斌环保设备
您的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屠宰场废水处理

发布时间:2019-08-24 16:08人气:
  屠宰场为人们提供各种生活所需的食物、皮毛原料等,为人们生活带来了诸多便利。然而与此同时,屠宰场的废污水的排放量也是与日俱增,由于这些排放水体的特殊成分,其中的CODcr,氮,磷菌及其他有机物对环境的污染十分严重。因而为了对其废水进行有效的净化处理,研究新的工艺技术是屠宰场建设部门,也是环保部门迫在眉睫的重任。
 
  我们都知道,粪便中存在一定的病原体,即使生猪进入屠宰场前都已经由负责相关工作的卫生部门进行了检验。但是也难以避免在整个屠宰过程没有病原细菌、病毒、寄生虫等微生物的存在或是产生。屠宰场污水就成了它们衍生、隐藏的温床,这就要求业内工作人员必须对这些污水、污物进行有效的消毒和处理,否则会形成病原传播、扩散,进而污染环境,危害动植物以及人类的健康。
 
格栅除污机
 
  1 AF+SBR组合工艺的实验方法
 
  在众多的有机废水处理工艺中,大部分采用厌氧好氧组合工艺。采用ASB+SBR工艺对屠宰废水进行处理,可以取得良好的处理效果,该工艺对碳源有机物处理效果好,但运行启动较慢。利用缺氧―好氧曝气生物滤池处理鸭屠宰废水表明,该工艺对CODcr有较好的去除效果,并且抗冲击负荷能力较强,而对氨氮的抗冲击负荷能力较弱。AF+SBR工艺可能是一种对屠宰废水具有较好效果的处理工艺,但这一点目前尚缺少实验证明。
 
  接种污泥取自污水处理厂,污泥驯化期间加入一定比例的生活污水。AF和SBR反应器首先分别用屠宰废水运行,然后再将两个反应器连接运行。
格栅
  1.1 AF污泥驯化实验
 
  接种污泥后,以24h为周期(T)向AF中加入较高浓度的生活污水,以利于污泥增殖,后期逐渐混入屠宰废水,并加大进水量;连续运行30d后,填料上的生物膜约有1~2mm厚,CODcr的去除率稳定在80%左右,系统出水基本稳定,挂膜完成。启动初期按照2~3mg/L的投加量加入聚丙烯酰胺于废水中,使污泥絮凝固化以防止污泥过度流失。
 
  1.2 SBR污泥驯化实验
 
  活性污泥取自杨凌污水处理厂曝气池,活性污泥浓度(MLSS)为3000mg/L左右。驯化期间按生活污水:屠宰废水=3:1的比例进水,两天提升一次流量,第8天开始保持进水流量,调节pH值,并逐日增大屠宰废水的百分比,反应器运行约10d时,不再混入生活污水,污泥颜色逐渐由黑色变成黄褐色,有明显的泥腥味,污泥沉淀性能良好。分析结果显示,反应系统的SV在20%~30%,SVI在65左右,出水CODcr去除率在80%左右。
 
格栅除污机
 
  2 AF+SBR组合工艺的实验结果分析
 
  保持组合工艺的总水力停留时间为24h,厌氧12h,好氧12h,曝气量保持在0L/min,稳定运行在1个月内监测数据。AF+SBR组合工艺运行过程中pH稳定在6~8,很适合微生物的生长繁殖;出水也较稳定,基本上都在7左右。
 
  2.1 去CODcr效果分析
 
  AF+SBR组合工艺对CODcr的去除效果如图2所示。随着系统运行时间的延长,虽然进水CODcr变化幅度较大,但出水效果明显变好,并在第13d后出水效果趋于稳定,CODcr去除率达90%以上。AF反应器处理效果也有所提高,13d后出水CODcr基本上稳定在50mg/L左右。
格栅
  该系统具有较高的CODcr去除率,是因为在AF反应器中的厌氧菌逐渐适应了废水环境,厌氧菌生长良好。作用机理是大量的水解细菌将不溶性有机物降解成为溶解性有机物,同时在产酸菌的协同作用下将大分子物质和难于生物降解的有机物降解成易于生物降解的小分子物质,重新释放到液体中。这不仅利于SBR对AF出水进行进一步处理以达到更好的CODcr去除率,同时还为反硝菌及聚磷菌提供了易于利用的碳源。
 
  2.2 去氮效果分析
 
  系统不仅对CODcr有很好的处理效果,同时也能实现对氮的高效脱除。在系统稳定运行的28d内,对TKN,NH4+-N的去除率达95%以上;同时,反硝化顺利,NO2--N积累量小,TN的去除率达86%。
 
格栅除污机
 
  2.2.1 对凯氏氮的去除效果
 
  AF进水凯氏氮变化范围为100~300mg/L,而出水浓度平均仅为6mg/L左右,组合工艺对凯氏氮的去除率较高,可达98%。这是因为在AF厌氧环境下,厌氧微生物将有机氮化合物如蛋白质、氨基酸、肽、核酸、尿素等转化为氨态氮,利于在SBR反应器中进一步进行高效的硝化作用,并为后续的反硝化作用提供了有利条件。结果表明,出水凯氏氮优于农田灌溉标准。
 
  2.2.2 对NH4+-N的去除效果
 
  AF的出水NH4+-N第9天起略小于进水,这可能是因为AF内部少量NH4+-N发生了厌氧氨氧化反应。在启动厌氧氨氧化反应器初期也发现了较低的NH4+-N去除率。但厌氧氨氧化菌对外。
格栅
  好氧活性污泥法
 
  好氧活性污泥法是利用好氧区不同的污泥回流方式来处理水中的有机污染物,污泥由吸附有有机物、无机物的絮状微粒组成,此外还包含有大量繁殖的细菌、藻类、等好氧微生物。进行好氧活性污泥处理时,先让待处理污水进入初沉池,再接着与二沉池中的回流沉淀污泥结合在一起进入曝气池进行充足的的有氧搅拌,让活性污泥中的微生物在充分获氧的情况下与污水全方位融合。
 
  这个过程需要利用到专业的搅拌机械或加压鼓风机。这个过程持续时间应在五小时以上,促使污水中的有机物能够充分地被吸附、凝聚、氧化分解抑或沉淀,接着将好氧活性污泥充分接触的污水放到二沉池沉淀。沉淀后的上层水经净化消毒后可放心排出,部分沉积的污泥返回与污水参与下一轮的好氧污泥处理(一般比例为0.3-0.5),剩余污泥可作为肥料卖给当地有农作物种植的农民。
 
格栅除污机
 
  废水生化处理法
 
  废水的生化处理法一般在结合废水物理法的情况下进行,主要工艺流程为废水→格栅→沉沙隔油→固液分离机→调节池→水解酸化池→初级生化→中沉池→二级生化→滤沙池→清水池→废水达标排出。首先格栅栏的截软性纤维物、毛发、其他杂质及污泥。在此基础实行沉沙隔油处理。尘沙隔油处理时要同时存储足够水分,下一步将固体杂质与废水隔离的工作顺利进行。
 
  废水被分离出来后,为了提高其可生性,首先要利用潜水泵提升进入气浮装置进行物化处理,接着进行水解酸化,降低水中有机酸的PH值,实现有机物的简单化。废水生活处理中产生的污泥可以净化厌氧污泥处理,在水解酸化池内进行水解酸化,这样一来,就可以将废水生化处理的污泥产生量降到的限度。水解酸化后,污水在初级生化池接受氧化系统的生化处理,处理后再二级生化前先经中沉池沉淀,二级生化后实行滤沙、清化消毒处理,达标排出。
 
  蛋白质生产工艺
 
  蛋白质生产工艺是屠宰场废水处理中实现废物回购利用的一种方法。在20世界80年代的时候,曾有学者提出提炼微生物细胞蛋白来饲养动物。在屠宰场的污水处理中如果运用这种工艺,一来可以对废水进行有效处理,二来可以将提取到的物质混合场内肉血骨混合粉制成蛋白质饲料充盈物,实现废物废水的效益循环利用。这样既可以缓和食物蛋白质短缺的紧张状态,又可以将更多的五谷杂粮留给粮食短缺的人类食用。
格栅
  单细胞蛋白质的生产中,要把握好活性污泥处理上污泥沉降性以及污泥体积指数的两个重要特征。在逐次投放反应器工艺中,耗气颗粒状污泥的发现,让人们看到了丝状微生物与逐次投料反应器运作中膨胀及分离过程出现的问题,因此人们尝试通过控制溶解浓度和有机符合速率抑制污水中丝状微生物的生长,借此促进屠宰场污水处理的合理化和均衡化。
  
  清污分流法
 
  清污分流法顾名思义就是在屠宰场建设设置时要考虑到对污染物做到清污分流。排水系统和排污系统不能重叠在一起,雨水等流入排水系统,生活生产污水流入排污系统,进入化粪池后,通过沉淀后进到调节池实施污水的进一步处理。

  栅条安裝在架构上,架构包含支撑架、检修平台及保护罩,产生1个刚度支撑点构造,保护罩上留出可锁住的检修用门页,与电动机互锁。当门页关掉时,保护罩为全封闭式,当门页开启时,驱动器机终止工作中。
格栅
  格珊支撑架固定不动在混泥土方式的两边。格珊的设计使方式内的废水能所有流过格珊,而格珊两边和底端不容易堆积栅渣。
 
  选用持续电焊焊接密封性全部的金属材料横断面。
 
  格栅除污机操纵方式:水位线差自动控制系统、時间自动控制系统和手动式操纵。除此之外,也有“关掉”情况。操纵方式能根据1个4位电源开关开展挑选。格栅除污机自动控制系统时可对齿耙开展开闭操纵。

推荐资讯